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欧洲杯直播频道 欧洲杯首页 新闻 查看内容

女足的斗争:曾充满歧视的禁地,如今玫瑰迎着微光盛开

2019-6-28 22: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 评论: 0|原作者: 欧洲杯直播网|来自: 欧洲杯在线

摘要: 女足项目一直都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项目,而且长久以来,它都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公平”。不过随着各方的努力,这样的情况正在得到一点点的好转。thesefootballtimes作者ClementeLisi就

女足项目一直都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项目,而且长久以来,它都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公平”。不过随着各方的努力,这样的情况正在得到一点点的好转。thesefootballtimes作者Clemente Lisi就以阿根廷阔别12年,重新参加女足世界杯比赛为切入点,讨论了当下女足发展的情况。

她能够如同梅西那样灵巧地控球;她能够如同梅西那样机敏地突破对方防守球员;她甚至和梅西一样,身披阿根廷国家队10号战袍。但无论如何,请不要叫她梅西。埃丝特法妮娅-巴尼尼(Estefanía Banini)说道:“我真的喜欢这种比较。不要误解我的意思。不过我还是希望所有人能够知道我原本的名字。”

28岁的巴尼尼同样也是一名前锋,而且她不仅是阿根廷足球的代言人之一,也是阿根廷足球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她表示:“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与歧视、不平等、资源匮乏作斗争。因此,我们更加强大,更加团结。”

先后效力过西班牙和美国俱乐部的巴尼尼,是这次女足世界杯比赛第一周比赛中表现最突出的球员之一。事实上,巴尼尼成为一名明星球员并非什么奇怪的事情。作为足球传统强国的阿根廷,多年来培养了一系列世界级的顶级球星。

在阿根廷,足坛最具传奇色彩的是男子足球,而且即便是到现在,这项运动在很大程度上还被视为女性的禁区。过去几年时间里,阿根廷的足球性别大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本次阿根廷国家队出征女足世界杯,也是她们时隔12年来首次参加女足世界杯的比赛——性别歧视再次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这种不平等不仅仅出现在阿根廷最受欢迎的体育运动之中,也渗透在社会的各个方面。

阿根廷有几名著名的女性领导人,包括“阿根廷第一夫人”贝隆夫人以及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

6月10日,阿根廷在巴黎王子公园球场完成了自己在女足世界杯上的首场比赛,与夺冠热门球队日本战成了历史性的平局。虽然只有一分,但这依旧是阿根廷女足历史上的第一个世界杯积分——这引发了球场上的一系列庆祝活动,并蔓延到了更衣室。四天之后,他们以0-1的比分输给了英格兰,考虑到大多数人(包括博彩公司)对英格兰女足的青睐,这样的比分显然是可以接受的。这两场比赛都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多年来为争取尊重和平等而进行斗争,最终可能会为南美女足的发展带来回报。

在本届女足世界杯上,“平等”已然成为了一个流行词。每场新闻发布会都会有记者询问球员和教练有关性别歧视的问题,以及如何让人们关注女子足球。还有就是薪酬公平的问题。

“平等”,是本次女足世界杯上的热点话题

例如,阿根廷女足球员一直在财务上捉襟见肘。2017年之时,他们更是因为被拖欠工资而发起了一场罢工——当时他们的日薪才10美元。阿根廷女足国家队还缺乏最基本的训练设施,她们没有适合的更衣室,连足够的训练场地都没有。同时,她们还被迫“日夜兼程”,以避免昂贵的过夜住宿费用。此外,去年阿迪达斯推出了新款女足球衣,并决定使用职业模特而不是女足姑娘,这让她们感到非常不快——阿迪达斯同时赞助了阿根廷男足和女足国家队。

像这样的事情,在得到人们给更多的关注之后,终于发生了缓慢的改变。阿根廷女足国家队目前使用的训练设施和男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训练设施相同。主教练卡洛斯-博雷洛认为,多年来一直处于默默无闻和业余状态的阿根廷女足终于得到了资金的支持。卡洛斯-博雷洛:“当然,女足姑娘还需要更多的支持。这是完成我们任何计划的关键。其中一个最基础的不足就是竞争力,以及各类友谊赛的安排。这是球员们开始发展的方式。”

卡洛斯-博雷洛认为,女足国家队只有“打好基础”——培养15岁以下的潜能——才能够站稳脚跟,才能够创造更好的未来。

在最后一场小组赛中,阿根廷3-3战平苏格兰,这场比赛也是阿根廷女足与欧洲女足之间人才差距的又一次考验。欧洲国家已经开始认真对待女子足球,对于此,卡洛斯-博雷洛表示:“问题是阿根廷女足停滞不前,而其他国家却在发展。我们需要明白自己的情况,我们必须开始竞争。如果我们不努力,我们就会失去自己的位置。”

在经历了无人问津的几十年之后,今年早些时候,阿根廷宣布成立了一个由16支球队组成的职业女子足球联赛——由博卡青年、河床等阿根廷豪门球队出资组建——并将于今夏正式开赛。这是一项全国性的锦标赛,而这帮女足姑娘的月薪将达到3000美元,与英格兰、法国、意大利等女足发达地区的情况大致相同——这些国家的球队都在女足身上投入了大量资金。

阿根廷女足联赛主席克劳迪奥-塔皮亚表示,他们将致力于“发展女子足球”,不仅仅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这样的地方——博卡青年和河床队的所在地——而是在全国各地。他表示:“我希望即将到来的女足联赛是女足持续发展的开端。”

“平等”,这一问题并非是阿根廷独有的问题。参加本次女足世界杯的24支球队,大多数都与她们的联盟在薪酬公平、改善训练设施、更好的球员发展资金方面存在着分歧。在本次女足世界杯上,美国以13-0的方式击败了泰国,这是世界杯历史上(无论是男足,还是女足)比分差距最大的比赛,而这场比赛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人才缺口和资金不平等。不过今年早些时候,就连在本次女足世界杯中有着突出表现的美国女足,她们也因为薪酬公平问题起诉了自己的联盟。

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表示,现在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特别是各国足协,来支持各个年龄段的女子足球。他说道:“事实是,使是的,我们将女足世界杯参赛选手的奖金从1500万美元提升到了5000万美元,几乎是原来的三倍。然而这一数字仍然远远低于男足世界杯的水平。而这样的差距与(电视)转播权如何商业化有关。”

里昂女足可谓是世界上最好的女足俱乐部

相较之下,2018年男足世界杯的奖金为4亿美元,冠军法国的奖金为3800万美元。本次女足世界杯冠军球队仅仅能够获得400万美元的奖金,而且这已经是2015年美国女足世界杯冠军球队奖金数的两倍了。因凡蒂诺表示:“我们需要将它与男足分开商业化。所有产生的收入都将用于再投资。”

法国足协主席莱格拉特也表达了与因凡蒂诺类似的观点,但他认为,各国足协还需要做得更多。在法国,对女足的投入堪称世界典范。以法国足协为例,他们在过去10年的时间里,因为对女足项目的投入,“收获了”数目可观的女性足球运动员。他表示:“我们都必须说服足协。它们总是说自己没有足够的空间,没有足够的资金,他们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这种情况一直存在。”

足协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则是俱乐部,他们的参与将推动女足项目的增长,以及人们对于这一项目的兴趣。法国女足甲级联赛由12支球对组成。里昂是其中最出色的球队,也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球队。2004年被里昂收购之后,里昂女足收益颇丰,至少他们愿意为女足姑娘们支付每年50万美元的薪水。

结果不言自明:里昂女足目前已经赢得了6个欧冠冠军,其中包括2016年到2019年的四连冠。2007年到2019年期间,他们还曾连续13次夺得国内联赛的冠军。这支球队拥有一批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女足姑娘,包括此番征战女足世界杯上的一些球星,比如英格兰后卫露西-布尔顿、德国前锋德泽妮菲尔-马洛兹桑。同时,里昂女足还有7名球员入选法国女足国家队,而正是这套以里昂女足为班底的法国女足,也是本次女足世界杯的夺冠热门球队之一。

法国前锋尤金妮-桑玛表示:“里昂球员在比赛中具有决定性作用,但这一切都还是团队努力的结果。”

桑玛在里昂女足的队友艾达-赫格贝里缺席了本次女足世界杯,她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射手之一,但她最终还是以拒绝出战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2017年,赫格贝里告诉挪威足协,她将不会再为挪威女足效力,因为和男足相比,女足姑娘们受到了太多不公平的对待。在接受CNN采访之时,赫格贝里说道:“这里有联赛,有俱乐部,身居高位的男性有责任将女性放在正确的位置上,这就是我的看法,我的感觉,我所知道的。我也明白,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首届女足金球奖得主:赫格贝里

尽管挪威足协表示,他们将致力于为男女提供同工同酬、使用相同训练设施而努力——这也是世界足坛首次有这样的政策出台——但即便如此,赫格贝里依旧没有重新回到挪威女足。这也使得人们猜测这位23岁的挪威前锋与国家队之间的争吵还将继续,甚至会愈演愈烈。

去年12月,赫格贝里拿到女足金球奖之时的言论,使得她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这位挪威前锋在上台领奖之时,主持人马丁-索尔维格问她是否愿意在舞台上跳舞。这位挪威前锋坚定地拒绝了这样无理的要求。

在国际层面,担任国际足联秘书长的萨莫拉试图利用她在国际足坛最高级别女性高管的角色,为女足的发展创造更加光明的未来。6月初国际足联组织的巴黎女子足球大会上,萨莫拉谈到了一系列影响女足发展的问题。最值得注意的是,在最近有关男足高管性骚扰和性虐待的指控浮出水面之后,萨莫拉也谈及了女性安全的必要性。

有关女性球员被骚扰的指控一般都是在私下进行的,但也存在一些例外。两年前,美国门将霍普-索洛指控国际足联前主席布拉特在2013年的一个颁奖典礼上对她动手动脚。“ME TOO”运动已经蔓延到了足球领域,加蓬、阿富汗、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加拿大都开始着手调查一些女足虐待,甚至是强奸的案件。萨莫拉对与会者说道:“我希望女足世界杯成为一个安全的地方,让姑娘们的声音能够被听到,让她们感到自己被赋予了力量。”

尽管国际足联发表了种种言论,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过去几年他们为女足做出的贡献感到满意。甚至连本次世界杯的赛程也受到了抨击。7月7日在里昂进行的女足世界杯决赛将与美洲杯、金杯赛的决赛同一天进行。美国中场梅根-拉比诺更是直言不讳的表示:“坦白说,这真是荒唐又令人失望的决定。”

拉比诺表示,国际足联本应该利用对南美足联、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联的权力,让几项赛事的决赛安排在不同的日子进行——这两个地区的足联官员也都承认,他们是事后才意识到赛程存在冲突。然而他们表示该日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为球票已经开始销售。

拉比诺表示:“我认为女足项目确实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但从他们改变能力的潜力和实际情况来说,拥有无限资源的他们,并没有真正为女足项目作出一个巨大的改变。我认为,变化还需要再快一些。”

像拉比诺和巴尼尼这样的球员,她们仍旧在直言不讳,真的希望她们在球场上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她们在场外的言论——将有助于激发一些积极的改变。巴尼尼说道:“参加本次女足世界杯意义重大,因为它给了我们希望。我非常高兴,希望这将是阿根廷女足伟大未来的第一步。”

(Armour)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