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本文来自

世界杯资讯

世界杯资讯

人已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2018世界杯】为什么足坛在忽视门将暴力?

[复制链接]

2382

主题

2385

帖子

96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600
2520 admin 发表于 2018-4-2 09:47:39
为什么足坛在忽视门将暴力?由  eidolonsky/为什么足坛在忽视门将暴力?在这周末的IFAB会议之前,保罗-加德纳呼吁针对外场球员采取更多的保护行动。作者 保罗-加德纳我指控足球这项运动。指控国际足联、IFAB(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国际足联、各国足联——事实上是世界上所有的足球管理机构。还有那些裁判。想想看……德国。2017年9月17日。沃尔夫斯堡门将库恩-卡斯特尔斯冲离把守的大门,一跃而起,狠狠地撞击了斯图加特队长克里斯蒂安-根特纳。卡斯特尔斯是用膝盖开路的。膝盖直接就给根特纳开了瓢。几秒后,只见根特纳瘫在地上,眼眶骨折了,鼻子断了,上颌也折了,并且还伴有重度脑症荡。无疑,队医帮他捡回了小命,多亏他冲进场防止根特纳被自己的舌头憋死。克里斯蒂安-根特纳受伤——和库恩-卡斯特尔斯 德甲:斯图加特vs伍尔夫斯堡,斯图加特,德国 - 2017年9月16日(Photo: Hofer Christian/action press/REX/Shutterstock)这是一个吓人的瞬间。根特纳被送去了医院。但是足球这项运动——具体由裁判体现——怎么回应的呢?一言以蔽之,屁都没有。裁判没有给出任何判决。他的不作为获得了德国裁判主席海尔摩特-克鲁格的支持,他认为这是“合理的”。而这惊悚的几秒,就是我指控的主要内容。由于没有遵循他们自己的规则,足球当局和裁判故意让球员暴露在重伤的危险中。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进一步指控他们渎职,因为完全没有采取任何减少受伤的措施。而裁判拒绝采取行动会被官方认同为“合理的”。这个指控的核心在于守门员。具体来说,是守门员现在被允许采用的行为。全世界的管理机构在组织层面上都允许,而裁判实际上也在球场上遵循同样的标准。然而“准许”未能完全描述这种行为——更准确的词是“鼓励”。在两种情况下,可以纵容守门员采用哪怕几乎肯定会导致受伤的侵略性行为。一种是之前例子中提到的卡斯特尔斯那样。在快速出击摘夺或者拳击高球和传中球时抬高膝盖,如攻城锤般撞向其他球员(据估计,卡斯特尔斯撞击根特纳时膝盖离地6英尺高)。我必须强调的是,这里的“其他球员”也包括守门员自己的队友。鉴于守门员一般是球队里体型最壮硕的球员,他们能造成的伤害是很吓人。然后还有是守门员的另一项专长——在对方球员脚前下地扑救。允许一名球员脑袋朝前扑倒在地,而对方球员的脚多半正在高速大力摆动……这听起来画面很美吗?当然不。简直太可怕了。用膝盖思考都可以才想到守门员把自己置于何种危险之下。能说他是自找的吗?英格兰。2006年10月14日。切尔西门将皮特-切赫俯冲扑球。同时,雷丁的斯蒂芬-亨特也冲了上来,觉得自己可以抢先踢到球。在这不可避免的冲撞中,亨特的右膝盖砸在了切赫头上。于是切赫被送去医院接受颅骨骨折手术。后来医疗报告称切赫差点就丢了性命。切尔西的门将皮特-切赫(中)在米底捷斯基球场对阵雷丁的英超比赛中,刚开赛几分钟后就被雷丁的斯提芬-亨特(右)撞伤倒地,2016年10月14日。(Photo: ADRIAN DENNIS/AFP/Getty Images)我已经回溯了两起丑陋的事件了,都濒临死亡的边缘,也都涉及守门员。这些并非孤立的例子。守门员猛冲向其他球员、守门员下地从对方脚下救球——这些是几乎在每场足球比赛里都会发生。我们是怎么走到认为重伤不断发生的比赛是可以接受的这一步?事实上,比接受还更进一步。守门员往往还因为这些动作被称赞。守门员的冲向对方脚下的勇气和扎进人堆里摘球的决心都是被欣赏的。来听听巴拉德-弗里德尔——一位资深守门员国脚——作为电视专家,在看到一位守门员把对方球员前锋撞翻在地后说的:“门将表现太出色了……一次强力的出拳、一副强壮的身躯、一次强烈的冲撞……这就是咱想要的。”再看看前哥伦比亚机员队的职业门将安迪-格鲁纳伯姆转行做电视分析员。他目睹了又一次前锋被门将放倒:“我觉得这是很棒的守门,但前锋也确实很不幸,但这就是你们被教了去做的事,保护好你们自己,你不用为他们担心……”不仅是守门员才这样热情洋溢地谈论这种混乱。前阿森纳和英格兰后卫李-迪克逊,现在也是电视上的常客,说过:“如果你作为一名守门员出场,那你就要以你的方式掌控一切,你干掉那些球员,控制住球……”另一个前英格兰后卫达尼-米尔斯,也是在电视上发言,对于没有拿到球的守门员有一些建议:“如果他要出击,就必须把眼前一切障碍都干掉。”这些资深球员都对此坚信不疑:守门员具有“干掉”对方球员(也包括队友)的权利。这些评论里体现出的赤裸裸的漠然让人不寒而栗。似乎几乎没有人考虑被干掉的球员会遭遇到了什么。相差甚远的是,造成的暴力被搁置在一边了。正如我上面详述的,斯图加特的克里斯蒂安-根特纳——一个被门将“干掉”的受害者——受到了骇人听闻的伤害,几乎丢掉了性命。然而按照格鲁纳伯姆的说法,一个球员被出击的门将放倒就仅仅是运气不好,而弗里德尔几乎就要津津乐道于这种残忍了。离一位球员在和这些门将的“冲撞”中丧命还有多久?其实这已经发生了,就在短短的四个月之前。而这次死亡没有被广泛宣传,无疑是因为球员不在一家大球队或是一个风行的联赛。印度尼西亚。2017年10月15日。38岁的职业门将贵鲁尔-胡达是已经为佩塞拉拉蒙岸足球俱乐部效力超过18年的球队传奇。在他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就在半场结束前,他前冲扑到对方球员的脚下想要把球救下。然而他和另一位球员发生了猛烈的冲撞。胡达被送去了医院,一个小时之后就去世了。弄伤(胸部受伤、头部受伤、颈部受伤,据医生说)他的球员是想要解围的队友。东爪哇家乡俱乐部的佩塞拉的贵鲁尔-胡达在泗水拉蒙岸体育馆和巴西中场拉蒙-罗德里格斯冲撞后被担架送往医院。(Photo: STR/AFP/Getty Images)这是一个悲剧性的事件,但是涉及到两位队友之间,证明了这类事件中暴力的滥用。视频是在惨不忍睹,劫数已定的胡达蹲伏在地上,对于自己在为生命挣扎一无所知。这样的惨剧怎么会发生在足球场上呢?如果只是一个意外,那还可以找些理由。但这不是意外。这是完全可以预测的,是足坛几十年来一直不愿直面门将暴力的现实以及没有采取措施去控制。这里有一段有意思的历史。我记得我第一次意识到20世纪40年代的守门员,曼联的弗兰克-斯威夫特这样的高大阳光男孩,以及之后的20世纪50年代曼城的伯特-特劳特曼和俄罗斯的列夫-雅辛。他们被视为温柔的巨人。也许他们太友善了?可能吧,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看起来守门员频频受害。1956年足总杯决赛,特劳特曼下地救球时重伤,然后断着脖子踢完了最后17分钟;1957年曼联的雷-伍德在足总杯决赛时被阿斯顿维拉的彼得-迈克帕兰德狠狠地撞伤了,不得不让给外场球员。但迈克帕兰德没有受到惩罚。他不仅留在了场上,还打入两球帮助维拉2-1获胜。之后一年的决赛中,博尔顿的纳特-洛夫特豪斯故意撞击了曼联的门将哈里-格雷格,连人带球一起撞进了球门。没有判犯规。进球有效。博尔顿提溜着奖杯回家了。改变是不可避免的。由立于巅峰的绅士列夫-雅辛带头,“出击”以展现自己的存在感,第一个在球场上大声喊叫着指挥后卫。温顺守门员的时代渐渐消逝了。雅辛肯定提升了门将重要性,一定程度上也提升了门将的被尊重程度,但是“出击”这个词是不详的。慢慢的,不可阻挡的,门将的地位日益拔高。到1982年时,形势已经逆转。现在是激进的守门员成为暴力机器,而对方球员陷入受伤的境地。在1982年世界杯上德国和法国相遇时没这个真相就暴露无遗了。西班牙。1982年7月8日。世界杯半决赛。法国的替补帕特里克-巴蒂斯通(他才刚上场8分钟)在禁区边缘飞奔接传球时,德国门将托尼-舒马赫也全速冲过来,高高跃起撞翻了他,直接就逝去了意识,面无血色,只有微弱的脉搏。米歇尔-普拉蒂尼跑过来帮他,事后普拉蒂尼承认他以为巴蒂斯通死了。巴蒂斯通被担架送去医院,带着受伤的脊椎、断裂的肋骨和撞掉的三颗牙齿。德国守门员哈罗德-“托尼”-舒马赫和法国的帕特里克-巴蒂斯通(3号)在1982年法国对阵德国的世界杯半决赛中发生冲撞。(Photo: DPA/PA Images)虽然没有舒马赫这次出击的视频存世,但对很多人来说,这仍是在球场上见过的最凶残的犯规。暴力守门日渐成熟。现在已经在世界杯半决赛中被允许了,没有任何惩罚。舒马赫留在场上,并在点球大战中作出关键扑救帮助德国胜出。这场雅辛掀起的革命出产了一大批训练有素的守门员。守门员学校欣欣向荣,而且几乎所有的职业球队都雇有一名专门的守门员教练。没有其他的足球位置受到如此关注。针对前锋和创造性中场的个人教练还没有出现。新式门将的理想型是丹麦人,皮特-舒梅切尔,一个一米九的超级运动员,不断地对后卫们大吼大叫,而他勇猛冒进的风格也至少是令人生惧的。守门员开始“出击”的影响开始出现了,而这并不令人愉快。在2012年,托特纳姆热刺的法国门将雨果-洛里出击拳击高球时轻易地砸中了斯旺西的西班牙前锋米楚。这次冲撞很特别——米楚被撞飞起来,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失去了意识。裁判并没有马上停止比赛。洛里的赛后评论很好地总结了这个疯狂的动作:“我看到他(米楚)躺在地上时吓坏了。我必须要那么做,我必须出击。”洛里虽然被自己的举动吓坏了,但还是因为在出击就觉得这是没问题的。到2012年,守门员可以摆脱明显的犯规——他们必须要出击——这一观念已经扎根了。甚至米楚也坚持认为这次冲撞不是任何人的错。在2014年世界杯决赛中,允许守门员“出击”的荒谬之处已经尽可能地完全展示出来了。巴西。2014年7月13日。下半场过了十一分钟,比分0-0时,德国门将曼努埃尔-诺伊尔离开球门跃起拳击解围,撞击了阿根廷的冈萨罗-伊瓜因。以现在已经熟悉了的结果:他抬起膝盖撞在了伊瓜因的头上,直接把他放倒了。裁判尼古拉-里佐利因为伊瓜因犯规而判给德国一个任意球。德国后卫马特-胡梅尔斯(左)在世界杯决赛中目睹了德国门将曼努埃尔-诺伊尔(右)和阿根廷前锋冈萨罗-伊瓜因(中)争球。(Photo: GABRIEL BOUYS/AFP/Getty Images)在冲撞发生时,伊瓜因背对着诺伊尔,也没有朝他的方向移动,那么究竟犯了什么规呢?在2014年那会,是不是只要挡着守门员的路就犯规了?裁判里佐利显然也意识了自己的判罚毫无意义;几天后,他向罗马体育报承认他判罚错了。好吧,错了一半。他现在认为没有犯规,伊瓜因没有,当然诺伊尔也没有。诺伊尔把球击出边线,所以应该由阿根廷掷边线球。这已经是里佐利能为阿根廷做的一切了,伊瓜因获得了赦免……但他还是没法承认诺伊尔是真正的问题所在。诺伊尔事件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因为它似乎产生了规则制定者的反馈。当2016年规则手册发布时,规则12中包括了一些新的措辞。并不是规则发生了变化,而是一条现有规则的备忘录:“所有球员都对其在球场上所处的位置具有权力;处于对方球员的行进路线中和向着对方球员方向移动是不同的。”也许这条备忘录是由诺伊尔的行为导致的。但在基于2015年规则的一次杂乱的修改和重写中又消失了。这并没有阻止门将出击的风气。而且不愿意判罚门将犯规的情况也持续着,哪怕是很明显的犯规。也许我提及的门将暴力最突出的两个部分——跳起撞人和冲到对方球员脚下——在现规则下都是明确的犯规。如果外场球员抬起膝盖,用力撞向对方球员,那么无疑这会判罚犯规,而且会有黄牌或红牌。但如果换成守门员来跳的话,几乎就永远不会判犯规了。足坛必须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规则中并没有赦免守门员的暴力行为。那么为什么裁判们都有条理地拒绝惩罚他们呢?为什么守门员被允许“干掉”对方球员的观念被广为接受呢?试图解答这个问题会开启最令人困惑和不安的一面。守门员知道他们的行为会导致重伤——至少是导致守门员。然而,没有任何组织发声质疑这种状况。我需要用规则来提出一个观点。暴力地跳向对手球员显然是犯规。但是扑向对手球员脚下就没有那么明显了。涉及这种情况的规则涵盖“以危险的方式进行”。这被定义为“任何踢球时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的行为(包括球员自己)……”通常被引用来说明这一观点的例子是一个球员在争夺球权时,附身头球。而他可能受伤,可能被踢中头部,但是他自己才是犯规的。头部并不在双脚控制的腰部以下。如果头部低于腰部就是危险行为,那么头部接近地面(也就是扑向对方球员脚下时的情况)怎么就不危险了呢?事实是,反对降低头部的规则并没有被认真考虑。一个前锋在球门前俯身头球不太可能被判罚犯规,进球也会成立,而且他会因为勇敢得到和守门员一样的赞颂。但是进球的合法性其实是可疑的。在我举的两个俯身下地的例子里,切赫和胡达的行为当然都是勇敢的。但多少都是带有鲁莽的勇敢。胡达去世了,切赫也差一点。但是必须指出,使他们自己的行为促成了这些伤害发生的可能性。我想说切赫和胡达都有错,打法过于危险。但是如果要去责怪切赫和胡达就太过了。他们毕竟在进行自己的工作,以一种足坛和裁判允许的但其实非常不负责任的方式。要从比赛中去除守门员暴力的可怕影响,规则的改变并不是必要的。国际足联和/或IFAB能够承认他们没有执行好自己的规则就可以了,但并没有多大希望。一个关于守门员行为和其相对规则的“澄清”以及将来规则必须执行的条款都可以起到作用。足坛没有采取这些行动是没法解释的。这些守门员和对方球员的重伤例子应该已经足以要求采取行动。有另一个理由,不太人道,但是更有说服力。一个合法的理由。足坛知道——没办法不知道——有头部重伤发生。然而没有任何举措去消除或者至少减少这类伤害的频率。门将暴力伤害不可避免的成为广泛的头部伤和脑震荡的一部分。过去十年来,进行了大量关于脑震荡的研究。国际足联必须知道这点(尽管持有疑惑吗,但还可以原谅)。然而国际足联没有采取行动。所谓的“脑震荡协议”就是个不常提及的笑话,所以根据医生命令而让一名球员下场是很罕见的。无论如何,协议并不能防止脑震荡,只能改善治疗情况。早晚,足坛会发现要在法庭上解决暴力致伤或致死。拒绝采取任何措施来减少伤害很有可能会导致打输一个精心准备的案子。当然,还有之后的更多案子。会有很多的——我之前举的那些职业球员的例子,大部分都是顶级球队。但除此以外,数以百万计的年轻球员和业余球员仍然暴露在危险中,只要国际足联继续允许自己的规则被藐视。又一次,有人会想。国际足联真的不知道美国NFL发生的事吗?在2012年,这项极其富有并且流行的运动遭受了一起集体诉讼,代表了约2000名前球员要求脑震荡相关伤害的赔偿。NFL的直接反应是把这个案子当成一次轻浮的举动,并需求驳回诉讼。但是这种态度很快就随着医学和法律的证据涌现而改变了。几个月内,NFL就同意以7.5亿美元的赔偿金结案,并且会捐出3000万美元以资研究。一位联邦法官驳回了7.5亿美元,声称并不够。一项新的协议在2015年达成共识,NFL预计将花费10亿美元。法律上的(以及由此产生的财务上的)分歧是巨大的,这是国际足联需要担心的。但与我无关。我在寻找的是一种清理足球这项运动的方法。一种叫停守门员暴力的方法。而且,是的,一种减小守门员在比赛中不良影响的方法。严格遵守守门员相关规则肯定意味着他们踢球方式的巨大改变,这无可否认。但我强调的是这并不是革命性的变化。规则本身并没有改变。首先,“干掉”对方球员会导致判罚守门员犯规,并且可能导致点球。这样就很少会有“干掉”发生了。如果扑向对方球员脚下被判做危险动作(就像我认为的那样),那么可能可以判罚禁区内间接任意球,守门员也就是在这里最常俯身扑脚下球。在这里,我认为,调整一下规则是有帮助的,为这种犯规判罚点球。最大化的惩罚应该可以消除犯规。毫无疑问,守门员会觉得让他们遵守和其他人一样的规则会妨碍发挥。我建议对守门员比赛风格的两处改变可以通过为他在禁区里提供更多保护来实现。目前小禁区(*河蟹*见方区域)只有很小的作用。它应该被指定为守门员领地,守门员在这里不可以被侵犯。这样也许会改善角球和传中,因为向小禁区轰炸显然是徒劳的。可以考虑减少守门员可以用手触球区域的面积。把禁区缩小到12码见方没准能够带来额外的好处:裁判如果没有那么多点球可以判罚了,也许就会停止找理由不作为了。目前,守门员已经变成了一个被过度保护的群体。我已经通过上述三个例子指出了守门员猛烈冲撞对方球员明显是犯规行为,而且在其中两场,门将因为选择冒险而导致自己重伤。但是没有一个例子里的门将被判犯规。这就很糟糕了,但如果意识到通常是守门员暴力的受害者被处罚就更糟糕了。有着这样的保护,守门员肯定会继续他们的暴力行为。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被广泛接受的话,为什么还要改变呢?而且日常忽略规则的裁判怎么来维护这一立场呢?如果国际足联不能对这项运动所涉及的不必要伤害的关注,即使为忽略这种态度引起的法律问题感到安全的话,还有另一个需要采取行动的观点。足球的未来取决于世界范围内注册的年轻球员——即参加一项无视安全隐患的运动。家长会渴望让子女参与一项不认真对待脑震荡的运动吗?一项忽略自己的规则(恰是为了减少这种粗暴的行为)并倾向于认为这是“合理的”以允许惊人的暴力行为,而对此的指控却不能被时常重复。所以,在足坛犹豫不决地让丑陋继续着……英格兰。2017年11月28日。亚当-耶茨,一个34岁的英格兰第四级别联赛的韦尔港后卫,参加了一场预备队比赛。他在解围球时,他的门将也冲向了球。这次冲撞把耶茨送进了医院,并收获了一个骨折的鼻子、颧骨和眼眶,而上颌骨和手腕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球队教练评论道:“我从来没有在球场上看到任何人受到如此程度的伤……对他来说太不幸了……”法国。2018年1月21日。巴黎圣日耳曼前锋基力安-姆巴佩——年仅十九,被视为足坛最令人期待的新星——冲入里昂禁区接应一次弹起的直塞球。里昂门将安东尼-洛佩斯冲出门线扑向皮球。他成功地击出了球,但是当胸碾倒了姆巴佩。姆巴佩在球场上接受了几分钟治疗后被担架抬下场。裁判没有任何作为。国际足联是时候停止逃避责任了,并且果断采取行动保护球员。必须要从足球里消灭这种”坏运气“。这根本不是运气好坏的问题。这是足球赤裸裸地不遵守自己规则的直接结果。
飘雪又一年赞赏了20币Parmiraikos赞赏了20币已有3个JRs,赞赏了50币38人推荐:
看错了楼主,不好意思,是门将暴力,不是门将被暴力。我的错原文也提到了切赫被侵犯差点死亡,其实无论是门将还是其他位置球星,都不应该有类似于抬起膝盖去撞击对方头部等要害部位的行为,只是这种暴力行为者发生在门将、因保护门将为名、而不被惩罚的更为突出。不管是下意识的行为还是有意为之,fifa都应该严惩以儆效尤防止再多的悲剧发生。
第一个想起,世界杯决赛,巴特斯对罗纳尔多的冲撞。
想起了舒马赫,这货就该被终身禁赛!
切赫当时的发展势头,是肉眼可以看到真正意义上实质威胁到布冯地位的门神级天才。不是说未来就很稳的超越布冯,至少可以冲击。实况足球8里最bug的门将。另一个bug的前锋是阿德。看错了楼主,不好意思,是门将暴力,不是门将被暴力。我的错
切赫当时的发展势头,是肉眼可以看到真正意义上实质威胁到布冯地位的门神级天才。不是说未来就很稳的超越布冯,至少可以冲击。实况足球8里最bug的门将。另一个bug的前锋是阿德。
自己想想,门将这位置天天被人射,挤,撞,骗,不强势点能保护自己吗门将保护是对的,文中说的问题是,门将被过度保护了
自己想想,门将这位置天天被人射,挤,撞,骗,不强势点能保护自己吗
祁宏也在亚洲杯对日本被撞晕过去过。
原文也提到了切赫被侵犯差点死亡,其实无论是门将还是其他位置球星,都不应该有类似于抬起膝盖去撞击对方头部等要害部位的行为,只是这种暴力行为者发生在门将、因保护门将为名、而不被惩罚的更为突出。不管是下意识的行为还是有意为之,fifa都应该严惩以儆效尤防止再多的悲剧发生。门将不会保护自己的话,几乎每一次高空球对方都可以让你受伤。接高球时候抬膝盖一方面保护自己,一方面也是对对面前锋的威吓。
接工时间:2018-3-5完工时间:2018-3-10接工地址:/21581751.html原文地址:http://www.worldsoccer.com/news/400241-400241
第一个想起,世界杯决赛,巴特斯对罗纳尔多的冲撞。
祁宏也在亚洲杯对日本被撞晕过去过。
切赫当时的发展势头,是肉眼可以看到真正意义上实质威胁到布冯地位的门神级天才。不是说未来就很稳的超越布冯,至少可以冲击。实况足球8里最bug的门将。另一个bug的前锋是阿德。
切赫当时的发展势头,是肉眼可以看到真正意义上实质威胁到布冯地位的门神级天才。不是说未来就很稳的超越布冯,至少可以冲击。实况足球8里最bug的门将。另一个bug的前锋是阿德。看错了楼主,不好意思,是门将暴力,不是门将被暴力。我的错
有些冲撞真的是触目惊心
第一个想起,世界杯决赛,巴特斯对罗纳尔多的冲撞。结果02世界杯巴特兹一方面自己发挥有所下降另一方面队友坑结果法国队三振出局,搞不好诺伊尔今夏要么自己晚节不保要么被队友坑惨
想起了舒马赫,这货就该被终身禁赛!
祁宏也在亚洲杯对日本被撞晕过去过。还有郝海东在亚冠比赛中对鹿岛鹿角队时,争顶中他顶到了球,紧接着被出击的门将全力一拳砸在脸上。
自己想想,门将这位置天天被人射,挤,撞,骗,不强势点能保护自己吗
看错了楼主,不好意思,是门将暴力,不是门将被暴力。我的错原文也提到了切赫被侵犯差点死亡,其实无论是门将还是其他位置球星,都不应该有类似于抬起膝盖去撞击对方头部等要害部位的行为,只是这种暴力行为者发生在门将、因保护门将为名、而不被惩罚的更为突出。不管是下意识的行为还是有意为之,fifa都应该严惩以儆效尤防止再多的悲剧发生。
“1956年世界杯决赛”此处请订正……
写得挺好的,伤病滚出
“1956年世界杯决赛”此处请订正……感谢,已修正
非常有道理
作为球场上距离球门最近的区域,禁区内的对抗和暴力其实大家都心里明白又不能正面的去反对。“去他么该死的足球”这可能是我现在能想到唯一的话我恨球场暴力,但我也不想看到一项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运动变成在禁区内打羽毛球
后排补充一下关于原作者的信息:保罗-加德纳(Paul Gardner)是英国著名体育作家/记者,拥有英美双国籍,长期在Soccer America和ESM加盟刊物World Soccer专栏讨论英美足球发展,是1990年越位规则革新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他的文章和他的前辈科林-何塞一样遍及世界所有主流英语足球刊物,并因为对于美国足球的报道成为2010年美国国家足球名人堂科林-何塞媒体奖章获得者。(引用自@scherbenmeer )因此,这篇长文是相当具有可读性的
这么好的帖子不到一页
我第一反应居然是喝水哥前两周掐U23小将的脖子。。。
以前巴尔德斯也有次出击解围撞在哥本哈根球员脸上,幸亏没酿成惨剧。
欧洲杯直播http://www.ouzb.c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